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幸运时时彩走势

第一财经2019-03-03 21:31:06

简介: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城乡融合、城乡协同发展十分重要。实际上,当前城乡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在于“三农”领域缺资金、缺人才、缺机制。这其中,乡村振兴需要“能人”带动,而返乡创业青年无疑是重要的人才。
他们,正在用行动定义新一代乡村匠人

在新的历史时期,乡村振兴上升到中央战略层面,越来越受到重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

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城乡融合、城乡协同发展十分重要。实际上,当前城乡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在于“三农”领域缺资金、缺人才、缺机制。

这其中,乡村振兴需要“能人”带动,而返乡创业青年无疑是重要的人才。 令人欣喜的是,现在正有这样一批人在返乡创业,一点一滴地改变乡村……

第一代留守儿童反哺故乡

兴国,这个位于赣南的著名将军县,素有“灰鹅之乡”美称,所产兴国灰鹅品质好,营养丰富,具有耐粗饲、生长快、抗病力强、个体适中、产肉性能高、肉质鲜美等优良特征,而美誉在外。

来自兴国的吴永柏,11岁时成了第一代留守儿童,当年的无助他记忆犹新。大学毕业后在深圳做了10年码农,他却一直琢磨回乡创业并陪伴父母。广东人爱吃鹅,工作过程中他看到了兴国特产灰鹅的商机,于是返乡创办养殖基地。

不过,返乡创业带动乡村发展的道路从来绝非一番坦途,在这条道路上,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难题。而首先面对的难题就是身边人的不理解,是思想的解放问题。

吴永柏的第一批鹅苗还没卖出去就碰上了“禽流感”的爆发,之前的投入全部打了水漂,更让他受挫的是家人的不理解。“我特别有印象,我七月份进的鹅苗,到10月份左右卖,刚

好遇到了禽流感,卖不出去。那时候我爸妈把我骂得要死。”

吴永柏工作时

 但是,吴永柏没有放弃,凭着满腔热血和不断试错现在,吴永柏已经练就了一手“养鹅秘籍”,有了属于自己的四个养鹅基地,年出栏达到了十二万左右。家人们看到他的努力,也开始打消顾虑,和他一起干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进,鹅场的生意越来越好。吴永柏所在兴国县有八十多万人口,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脱贫攻坚。在这种情况下,吴永柏成立了自己的“养鹅合作社”,帮助更多乡亲致富。

选苗、喂鹅、捡蛋,归园田居让他重拾美好:“在深圳上班的时候,自己是在梦里醒着;在家乡养鹅的时候,是在现实里跑着。”

越来越多外出打工年轻人回到故乡,创造更多创业机会,同时也能增加与家人相处时间,回家,路不远。

千里归途 一点一滴地改变乡村面貌

与吴永柏相似的,还有东乡县刺绣作坊创始人马箫箫,英德鱼咀村“老村长”其叔等人。在乡村振兴战略的号召下,这些“创业青年”和乡亲们汇聚多方力量,共同发展事业,用匠心改变乡村,他们用行动定义新一代乡村匠人。

在甘肃东乡,传说,当年成吉思汗大军将来自中亚的工匠们留在了东乡。如今,对手艺的坚守,正在东乡绣娘们的针线间逐渐复苏。

90后的东乡女孩大学生马箫箫至今家中仍保留着一对太爷爷母亲亲手缝制的“菜瓜枕头”,已有百年历史,形状长而方,周身包裹黑色绸布,一红一蓝帛面上绣着鲜艳的花枝。当年,太爷爷常枕着它睡觉,后来布面破损换过一次,但花样还是原来的“。相比南方刺绣,我们东乡刺绣的特色就比较粗旷,颜色比较新鲜。

不过,现如今,刺绣技艺日渐凋零,马箫箫想努力搏一下,把属于东乡女人的传统文化脉络接续起来。2018年7月,离乡20年的她返乡,在东乡成立土本土刺绣工坊,聘请当地绣娘,一心想要复兴东乡刺绣。

马想箫箫带领妇女做刺绣,却低估了来自家庭的重压。有的丈夫怀疑不是“正经”工作,还有的让妻子带着孩子一起上班,五花八门的阻挠理由,让她又笑又气。

“她们家里人不同意,觉得女的不该抛头露面,不相信是有意义的事,更不相信一个妇女能为家庭带来改变。”马箫箫倔劲来了,干脆挨个找上门去,一次不行去两次,带上水果,恳切地请求家人让媳妇试试。她先给她们布料和彩线试试手,只要绣出来质量合格,都出钱回收。

“让东乡刺绣走出东乡,让苏绣、广绣都知道,在一个偏远的地方,还有一种绣法叫东乡刺绣。这就是我们目前在做的。”她说。

与吴永柏、马箫箫相似,2017年,已经在外经商19年的广东英德鱼咀村村民廖志其已经53岁,他是返乡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老村长”。在听到碧桂园将到鱼咀村帮助建设美丽乡村的消息后,他兴奋不已,预感到自己的家乡“有了一次复兴的机会”。于是丢下年收入一两百万元的冬瓜生意,返回鱼咀村,被村民选为村民理事会理事长。

鱼咀村节日传统

 

鱼咀村是一个典型的空心村庄。上个世纪90年代,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讨生活,村民纷纷迁到镇上和城市。到2018年,仍居住在鱼咀的仅有老人和留守儿童约30人。村庄土地荒芜,诸业不兴。

2018年3月16日,鱼咀古城文旅项目正式启动,浛洸镇政府、碧乡农业公司、鱼咀村委会及鱼咀村民理事会联合成立旅游公司,共同推进。作为连接村民和项目各方的“老村长”之一,其叔负责与村民沟通,解决遇到的各种困难。

村民的思想工作不好做,他们抗拒整体设计规划的思路,其叔就要挨家解释。“我是做生意出身,做了十几年,都没有做村民工作那么辛苦。”为了解决问题,其叔经常带着鸡和酒去村民家里拜访,但也时常遭遇冷眼。

从“冬瓜大王”到返乡参与重建家乡的的“老村长”,他的心愿是“整个鱼咀建设好,村民有钱收,关键要大家好”。

鱼咀村凤鸣咖啡吧

 

致敬在乡村振兴路上努力的你

 在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的道路上,除了这些返乡创业青年在一点一滴地改变乡村外,还有一大批有实力的企业也积极参与进来。这其中,碧桂园正积极响应党和国家号召,投身于乡村振兴的战略之中。尤其是,像碧桂园这样的龙头企业所具有的资源刚好可以弥补很多短板。

例如,在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的过程中,思想的解放是第一步。在马箫箫等返乡青年创业的过程中,如何打开市场是关键一环。好的产品必须要有好的思路,否则就成了“养在深闺人未识”了。

比如马箫箫,她的绣坊刚运转一个季度,就投入近10万元,已经透支了三张信用卡。从小吃穿不愁的她,第一次尝到了“断粮”的滋味。这里面的一大问题就是市场打不开。

就在马箫箫一筹莫展的时候,碧桂园东乡族自治县精准扶贫乡村振兴项目部的一纸订单,雪中送炭。通过碧桂园扶贫自有品牌“碧乡”平台,土本土刺绣工坊生产的手帕、挂画、茶席、收纳盒、台灯等产品,带着众人的期盼走出东乡。

在兴国,2018年上半年,碧桂园带着为农户量身打造的产业扶贫计划,来到了吴永柏的“养鹅合作社”,为承担鹅苗的每家农户,义务提供三百元的无偿补助,积极采用“合作社代理运营机制”,帮助农户全面提升“灰鹅”销售。

从2018年起,碧桂园将扶贫上升到主业高度,确立地产是扶贫基石、扶贫优于地产的“双主业”发展模式, 成立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办公室,组建近百人的专职扶贫队伍,与全国9省14个县达成结对帮扶协议,主动承担33.6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脱贫工作,探索一条可造血、可复制、可持续的乡村振兴道路。

乡村振兴、精准扶贫,产业发展是关键。

在这9省14县,结合当地的优势产业,挖掘“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尤其是通过培养一万名的返乡创业青年致富带头人,由他们来带动家乡人投入新的创业之路,用互联网思维、创新的形式传承传统文化,激活农村优势产业,阻隔贫困代际传播,增加城乡之间的亲情陪伴,渐渐改变“空心村”、“留守儿童”的社会现象……

总有一批人,首先走出一条新的道路,第一财经《千里归途》纪录片,照亮青年返乡之路,3月5日播出,敬请期待。

责编:张洁

关键字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