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5分排列三走势

第一财经2019-03-02 08:23:30

简介:上海两大机场年客运量很快逼近极值,如果不建第三机场,如何解决日益增长的客运量?

有关上海第三机场选址的传闻被民航局明确否认。

3月1日,对于坊间流传的“上海将建第三机场以及有关选址博弈”的消息,中国民航局综合司副司长顾晓红在发布会上表示,经向有关部门了解,民航局没有受理过上海第三机场选址的申请。在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中,也没有上海第三机场。

虽然没有所谓第三机场,但有关上海以及周边地区机场建设的讨论却从未间断。

今年年初,海门市工商业联合会(总商会)所属商会企业家新春座谈会上传出消息,为了打造好上海“北大门”,南通新机场选址尘埃落定。新机场确定选址于江苏海门四甲及周围乡镇,规划面积20平方公里,一年吞吐量设计是5000万人次,控制面积120平方公里。

上海两大机场年客运量很快逼近极值,如何解决日益增长的客运量?同时,南通落地5000万人次年吞吐量这样量级的新机场也尤为引人关注。

日益增长的客运量如何解决?

当初设计上海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时,年客运总量极值是1.2亿人次,2018年上海两大机场年吞吐量已超过1.1亿人次,很快将逼近极值。根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 (2017-2035年)》,至2035年,上海航空枢纽设计年吞吐量1.8亿人次左右。

接下来日益增长的客运量如何解决,将成为十分迫切的问题。如果不建第三机场,那么上海会选择扩建机场吗?

顾晓红在发布会上表示,民航局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和推进长三角民航建设发展,支持上海大型国际航空枢纽建设。现阶段工作主要是优化上海航天网络结构,提升上海航空枢纽集散功能,研究上海机场航线航班分离办法,来着力增强上海机场国际枢纽竞争力。

其实,关于上海浦东机场要建T3航站楼的消息,早在2016年10月就有报道。在2016上海国际城市与建筑博览会上,上海机场建设指挥部设计管理部部长林晨说,“浦东机场正在建设卫星厅,而未来在 2035 年前,为应对航空运输不断增加的大客流,浦东机场还将在卫星厅的南面再建一个航站楼,也就是第三航站楼,届时浦东机场的年吞吐量将达到 1.2 亿人次。"

林晨介绍,卫星厅计划将于2019年上半年建成投用,届时浦东机场的年旅客吞吐量将达到8000万至1亿人次。

林晨还说,在更远的2040年前后,将在现有浦东机场的东南方区域,填海建造“第二航站区”,包括2座航站楼和3条新跑道,届时,浦东机场将有5座航站楼和8条跑道,年旅客吞吐量将达1.6亿人次。

目前,世界上年旅客吞吐量超过1亿的只有美国亚特兰大国际机场和北京首都国际机场。2018年,这两大机场的年旅客吞吐量分别为10738.3万人次和10098.3万人次。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单个机场来说,当年吞吐量逼近一定极限以后,就可能会从“规模经济”走向“规模不经济”。“如果单个机场太大,空域、航站楼、跑道等都会受到一些影响,因而就不能再增长下去了,这就需要别的机场来分担。”

目前,北京正在新建第二个民用机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计划于6月30号竣工,9月30号前投入运营。该机场定位为大型国际航空枢纽,是支撑雄安新区建设的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2021年和2025年将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和7200万人次的建设投运目标。

南通新机场归谁管?

此前“上海第三机场”的各种传闻中,南通新机场是焦点,南通新机场归谁管也是人们十分关心的问题。

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上海机场集团与南通新机场存在某种合作。

2018年8月7日,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了招标公告《关于跨区域合作条件下南通新机场的功能定位与市场定位专项研究咨询项目》;当年10月12日发布《南通新机场选址阶段空域容量评估、噪声评估招标公告》;但很快10月16日又发布了该招标终止的公告;11月30日,海门市官网显示南通新机场选址做了调整。

之后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20日发布《上海地区机场空域容量评估分析以及有关场址飞行程序设计和周边机场运行影响分析研究项目》。业内人士认为,文件未提“南通”两个字,而采用“周边机场”这个词,耐人寻味。

目前南通有南通兴东国际机场,2017年,该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200万人次,完成货邮行吞吐量4.89万吨。2017年,该机场开工兴建5.2万平方米新候机楼及相关附属设施,配备登机廊桥11座,设计保障能力旅客吞吐量5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0万吨。

2018年9月15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更名为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并挂牌成立,以现金方式收购徐州、常州、连云港、淮安、盐城、扬泰等6家机场公司51%以上的股权,6家机场公司成为机场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江苏共有9个民用机场,这其中,剩下的苏南硕放机场、南通兴东机场未加入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年初,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提出,无锡要“推进以航空为重点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做大做强硕放机场刻不容缓”。苏南硕放机场的发展将对苏南经济有着重要作用。

2019年江苏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推动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以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促进区域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届时,年吞吐量5000万人次的南通新机场加上500万人次的南通兴东国际机场,将意味着另一种发展布局。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民航局公布的数据,上述加入东部机场集团的南京禄口、常州奔牛、徐州观音、扬州泰州、盐城南洋、连云港白塔埠、淮安涟水等7个机场2018年的年吞吐量(万人次)分别为2858.0、332.8、251.9、238.4、182.2、151.6、151.6。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信息研究所所长王振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讲长三角一体化,强调的是更高质量的一体化。现在中国发展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行政区域的分割往往会形成资源配置的低效率或者过分竞争。长三角各地区之间经济发展差异较小,人文比较相通,所以它更有可能率先破行政界限和行政隔阂,在一体化上取得突破和成功。

凭借新机场独特的地理位置,南通新机场未来也将会起到承接上海两大机场一部分溢出旅客的作用。目前,上海浦东机场与上海虹桥机场的直线距离约46公里,南通新机场的选址海门市与上海的直线距离也仅60公里。

南通新机场归谁管?这个问题也许已经不重要。

责编:刘展超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